王兆星:中国对个人房贷提出50%风险权重,比巴塞尔协议高

王兆星:中国对个人房贷提出50%风险权重,比巴塞尔协议高

 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5日讯(记者 马常艳)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王兆星24日在2021国际货币论坛上表示,巴塞尔监管规则不是保守封闭、一成不变的,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也并不是照搬全抄。

  王兆星在论坛上发表题为“如何看待国际金融监管规则”的主旨演讲,重点提到了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。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(BCBS)成立于1974年,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,是国际银行业审慎监管规则的主要制定机构。成员单位为27个经济体的央行和监管当局,以及欧盟委员会、欧央行,共47个席位。王兆星认为,从年龄结构和开放程度上,巴塞尔委员会并不是“老人俱乐部”,也不是老人决策,是充分协商讨论、开放包容的。

  王兆星指出,巴塞尔资本协议是国际金融规则惯例的集中体现,也是中国金融业推进国际化、参与国际竞争必须要研究和参照的规则。巴塞尔监管规则并不是保守封闭、一成不变的,而是根据金融业态和金融风险变化不断进行调整完善的。

  他介绍了巴塞尔协议的动态演进过程:资本协议方面,资本结构和质量发生了重大变化,更加重视根据风险调整资本要求,所覆盖的风险范围不断扩大;核心原则方面,根据国际金融危机暴露出的问题,加强了公司治理、信息披露、监管资源保障、监管独立性与协同合作等方面的要求;新兴风险方面,高度关注金融科技风险、气候风险、业务中断风险、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风险等。

  至于巴塞尔监管规则在我国的实施及变化,王兆星表示,巴塞尔委员会所制定的规则不是法定统一标准,是参照标准,应充分考虑我国银行业的特点来借鉴、实施相关规则。我国金融监管部门结合实际,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、杠杆率、风险权重、拨备等进行了调整优化,并结合国情实施高风险金融机构恢复与处置计划、发展绿色金融、规范互联网金融平台等。

  他以个人住房按揭贷款风险参数举例说:“巴塞尔要求个人住房按揭贷款风险权重按35%,而我国提高到了50%。按照巴塞尔的概念,住房按揭抵押的风险不是很高。但是在我国,房地产却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金融不确定性因素,而且房地产扩张太快,泡沫也增长太快。所以我们对房地产个人按揭贷款提出了50%的风险权重,实际上是要抑制房地产过度扩张,抑制泡沫增长。”

  王兆星还举了动态调整贷款拨备制度的例子。我国在2018年以后实行动态调整的拨备要求,这里面包括拨备的充足率和拨备的覆盖率。“巴塞尔一般来讲是100%,我国是150%,后来随着经济、金融风险情况的变化不断进行调整,现在是120%-150%之间。这实际上对于维护中国银行金融体系的安全、稳定,在资本之外吸收风险损失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”

  他强调,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并不是照搬全抄巴塞尔资本协议,而是从中国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制定实施金融监管规则,有遵循、有创新、有发展,有些领域更严格,有些领域更灵活,注重补齐监管体系的弱项短板。在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

责编:海闻

Related Post

奥运冠军商业价值大,孙一文代言最多,杨倩争议大,全红婵为何少奥运冠军商业价值大,孙一文代言最多,杨倩争议大,全红婵为何少

奥运冠军商业价值大,孙一文代言最多,杨倩争议大,全红婵为何少奥运冠军商业价值大,体现在了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妆品牌不选流量,选奥运冠军代言了。在众多明星塌房后,品牌选择代言人越来越慎重,以前高奢品牌选择代...